格力电器(000651.CN)

格力电器与奥克斯打响“专利战”

时间:20-06-02 20:20    来源:中国经济网

本报记者高沛通赵毅广州报道

专利之争,在作为企业维护自身权益表现形式的同时,亦正成为各行业巨头们“博弈”的延伸。

2020年4月2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珠海格力电器(000651)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奥胜贸易有限公司其他案由执行审查类执行裁定书》(以下简称《裁定书》)显示,4000万元的赔偿额度,成为迄今为止家电领域判赔数额最高的生效判决,被评为“2019年度广东省知识产权审判十大案件”,并旋即在舆论场引发关注。宁波奥胜贸易有限公司,在2019年1月更名之前的名字更为市场熟知——宁波奥克斯空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奥克斯”),天眼查资料显示,其旗下拥有奥克斯空调品牌。

一名接近该案件的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力电器”,000651.SZ)状告宁波奥克斯,原因系宁波奥克斯控股股东奥克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克斯集团”)从格力电器方面“挖人”,2015年系列案件开始的背景,是一名研发副总“被挖”,格力电器未采用商业秘密等诉讼途径,而是采用了专利侵权的方式维权。

尤为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格力电器状告宁波奥克斯专利侵权,宁波奥克斯方面近年同样向格力电器方面发起诉讼,就专利侵权进行索赔。如果将视野放宽,则会发现依托于线上渠道的爆发,以及奥克斯方面的早期布局和持续发力的市场策略,奥克斯空调销量正持迅速增长态势,在线上渠道日益重要的当下,成为不可忽视的一极。

商业秘密与爆发的线上销量

奥克斯官网显示,奥克斯空调销售规模从2014年不足500万台,连续升至2019年的超过1400万台。

近日,本报记者从格力电器方面获悉全国人大代表、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2020年全国两会的相关建议内容,其中提及“从2012年开始,奥克斯通过各种手段挖走格力核心研发人员300多名,并大肆抄袭格力技术”。

董明珠称,知识和技术密集型企业面临着严重的人才流失问题,企业部分员工对企业的技术信息、经营信息了如指掌,在离职后也经常从事相同行业的工作,存在泄露、复制原就职企业商业秘密的情况。

本报记者注意到,回归到专利侵权案本身,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格力电器”“奥克斯”“专利”三个关键词,可查到的格力电器与奥克斯方面的诉讼最早为2015年,彼时广东华进律师事务所曾辉律师即为格力电器委托代理人,沟通中曾辉亦告诉本报记者,其从2015年开始受理格力电器与奥克斯的相关专利诉讼,截至当前共受理了3批。

从市场端来看,得益于及早布局线上渠道以及持续发力,奥克斯空调近年销量增长迅速,而这某种程度上也对案件的取证产生了重要影响。

公开信息显示,2009年9月,奥克斯开始了与淘宝网进行合作,成为空调行业内首家嫁接淘宝的企业,甚至捧起“2010年度感动淘宝”网商奖。2011年,奥克斯确定电商战略,2019年2月,奥克斯空调将“互联网直卖空调”确定为全新的品牌定位,称“将层层中间商剥离,真正让利给消费者和终端经销商,享受优质优价,这是奥克斯在传统经销领域的重大突破,也是未来发展的巨大蓝海”。数据显示,2019年1~9月,其空调国内销售线上渠道占比为68.76%。

“没有互联网,奥克斯做不到第一。”2019年2月,奥克斯集团董事长郑坚江称,自2011年确定电商战略截至当时,6年中奥克斯空调电商销售增长近56倍,市场份额、好评率稳居第一,特别是2018年6·18期间,奥克斯全网销售超40亿元,为空调品类第一,超第二名30%,“双11”期间全网销量超20亿元,为空调品类第一。

从数据上看,奥克斯官网显示,奥克斯空调销售规模从2014年不足500万台,连续升至2019年的超过1400万台。而线上渠道也确实正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奥维云网数据显示,2016~2019年空调线上零售额占零售总额比例分别为14.8%、26.46%、30.45%、36.04%,线上占比不断攀升。疫情背景下,2020年第一季度这一数据上升至44.20%。

值得一提的是,宣称“将层层中间商剥离”的奥克斯,不同时期的信用评级报告中的毛利率有所差异,评级时间为2019年3月20日的奥克斯集团主体长期信用评级报告显示,2015~2017年空调板块毛利率分别为24.62%、28.36%和29.11%,其中称,毛利率的持续提升受益于市场回暖以及产品竞争力的提升、公司加强内部管理、成本得到有效控制;但在奥克斯集团2020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信用评级报告显示,2016~2018年毛利率逐年降低,分别为28.36%、26.51%、23.37%,其中解释称由于市场竞争激烈,产品价格涨幅低于原材料涨幅等。

如果按照前者数据,奥克斯集体空调板块的毛利率与海尔、美的等品牌接近,如果按照后者,毛利率则确实相比较低且在逐年降低。作为对比,海尔智家披露的数据显示,其空调板块2016~2018年毛利率分别为32.29%、31.79%、31.72%,美的集团的空调板块分别为30.56%、29.04%、30.63%,格力电器的空调板块分别为37.07%、36.48%、37.12%。

另一方面,奥克斯集团也称将技术创新摆在重要位置,在奥克斯官网发布的文章称,2019年空调业务逆势增长跟奥克斯空调近几年着眼技术研发、品质高要求和品牌影响力等多方面的努力密不可分,奥克斯空调秉承“品质是基石,创新是灵魂”的企业发展理念,拥有五大研发中心。

在另一端,格力电器似乎一直受“被挖人”的困扰。2019年6月,经济观察报援引一位离职半年多时间的前格力高层人士说法称,“奥克斯之前主要是采用商业不正当手段从格力挖人,据我了解,被挖走数百人,不仅挖了人,也带走了商业机密,甚至还带走了客户。格力有采取很多措施,如投诉、反映,但都无效。”

2019年6月,格力电器公开实名举报奥克斯相关型号空调能效虚标。举报事件中,格力电器法律事务部副部长李明晶曾谈及“挖人”,称“对于这些员工原来在我们的技术部门工作,现在又到竞争对手的技术部门工作,对于企业的技术秘密,以及企业和企业之间的竞争,我们是比较在意。所以,一看到自己的员工在宣传别人的产品本身就是一件比较敏感的事,再把这些产品做了测试之后,发现原来产品也有不合格的问题,所以才进行举报”。

“专利战”打响

奥克斯在挖走格力相关研发人员后,了解到格力其中有一些技术并未申请专利,随后立即申请为自己的专利并以此要挟诬告格力侵权,不过最终未能“得逞”。

如果从2015年开始算起,格力电器于奥克斯方面有关专利的诉讼至今已达5年,其中涉及数批案件,单批案件往往从一审、二审乃至最后打到最高院再审,耗费时间往往达2~3年乃至更久,其中不仅涉及格力电器状告奥克斯,奥克斯亦就专利侵权向格力电器发起诉讼。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4月20日,广东法院网发布2019年度《广东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白皮书,显示2019年度广东省审结各类知识产权案件12.29万件,同比增长59.97%,审结格力电器诉奥克斯方面专利侵权纠纷两案,合计判赔1亿元,彰显严格保护知识产权、加大侵权赔偿力度的司法导向。

在同日公布的“2019年度广东省知识产权审判十大案件”中,格力电器诉奥克斯专利侵权相关案件名列其中。

对于上述案件,法院认为,奥克斯公司无视国家法律和生效判决,利用实质相同的技术方案再次侵犯同一专利权的主观意图明显。综合考虑奥克斯公司主观故意和获利情况,应加大侵权赔偿力度彰显对情节严重的侵权人的威慑力,格力公司诉请赔偿的4000万元并未超过合理限度,予以支持,其中称,本案系迄今为止家电领域判赔数额最高的生效判决。

关于“利用实质相同的技术方案再次侵犯同一专利权”,曾辉称,其自2015年截至目前共负责奥克斯3个系列产品的专利纠纷案件,最终均认定奥克斯构成侵权并赔偿格力电器经济损失,第一系列产品侵犯3件专利共获赔230万元,第二系列产品侵犯2件专利共获赔300万元,第三系列产品侵犯1项专利,获赔4000万元,在第三系列产品纠纷中,涉案专利其实就是第一系列产品纠纷案的3件专利中一件,早在第一系列产品专利案中,当时“一直打到最高院”,最终奥克斯败诉,但其仍继续侵权,在第一系列产品案件诉前准备材料时,由于发现京东等线上销售渠道相关侵权产品销量“井喷”,于是根据其多方估算的相关销售总额调整索赔金额至4000万元。

此外,从事知识产权领域20余年的曾辉律师提及,在他接触的大量知识产权案件以及据其了解的知识产权案件中,2016年之前多为法官酌情在100万元以内进行判决,后续随着国内对于知识产权的重视,判赔金额逐渐提高,此次案件也是第一次引入“惩罚性赔偿原则”的考量。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奥克斯亦发起对格力电器方面的专利侵权诉讼。

在提交2020年全国两会的《严厉打击“专利流氓”保障创新企业正常经营的建议》中,董明珠称,格力早在2015年就已将“画时代”空调投入市场,奥克斯在挖走格力相关研发人员后,了解到格力其中有一些技术并未申请专利,随后立即申请为自己的专利并以此要挟诬告格力侵权,不过最终未能“得逞”。

同时,董明珠称,2018年12月,奥克斯向美日合资企业“东芝开利”购买“即将过期的压缩机专利”,并于2019年1月在宁波中院起诉格力侵犯该专利权,要求格力赔偿1.9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