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红太阳延期披露2019年年报,控股股东占用46亿资金涉嫌信披违规

发布时间:2020-05-14 14:41    来源媒体:和讯

4月21日,红太阳(000525,股吧)发布《关于延期披露2019年经审计年度报告的公告》,将原预计披露2019年经审计年度报告的日期从4月28日延期至6月23日,如此情况很可能意味着,上市公司出现了特殊的情况,否则也不会发生年报披露被延期的情况。

那么,红太阳到底出现怎样的情况才导致年报披露延期的呢?

在关于延期披露年报的公告中,上市公司表示延期的原因主要是由于疫情的影响,导致审计人员和财务人员无法正常工作,审计现场工作开展时间被延迟等等。这一解释表面上看似很合理,可实际上在该公告发布之后的4月30日,红太阳披露的《南京红太阳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以及《南京红太阳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关于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的专项说明》中将可能的主要原因呈现出来:红太阳的控股股东南京第一农药集团有限公司(含其关联方)2019年对上市公司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情形。

在《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公告“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情况”项目中,公司2019年新增占用金额高达468379.09万元,即使是关联方在这期间偿还了一部分,年末仍有超过29亿元的资金未被归还,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62.89%。

值得注意的是,如此巨额的资金被控股股东占用,却没有经过相关决策程序,相关信息也未见公开披露,很明显,就公司资金被大量占用一事已经涉嫌信披违规了。在此次资金被占用一事上,对于上市公司红太阳而言,如果未能按规定妥善解决并消除该事项的不利影响,很可能会导致2019年度报告被出具非标准意见的审计报告,导致公司股票有可能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或退市风险警示的。

就事件的关联性来看,红太阳延期披露2019年年报最主要的原因即可能就是该年报涉及控股股东占用资金而被出具非标准意见的审计报告了,要知道,“疫情”虽有影响,但在同样形势下,很多上市公司还是能够按期披露经审计的2019年年报的。

对此,深交所公司管理部在5月7日的《关于对南京红太阳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中提出询问:“详尽说明年度报告延期披露原因是否与资金占用事项相关,你公司前期关于延期披露年度报告公告是否真实、准确、完整,是否存在利用延期披露年度报告的方式争取时间,降低资金占用水平、进而影响审计报告意见的情形。”深交所管理部并要求“请你公司及年审会计师事务所于 5月 14日前将说明材料报送我部,并抄送相关证监会派出机构。”

严格监管之下,红太阳处理问题的办法还是略显“笨拙”的,控股股东在2019年占用上市公司超过46亿元资金,如此巨大资金被占用事项,红太阳的董事会和管理层也只是在近期才发现,这不仅反映出上市公司治理上存在缺陷,且解释上也显得有些牵强,因为从4月21日发布的延期披露经审计2019年年报的公告提出因“疫情”原因而延期,到4月30日披露《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公告自主核查发现控股股东占用数十亿元资金,中间只用了短短的10天时间就将资金占用情况梳理清楚,很显然是很难想像的。再者说,2019年发生的资金占用到2020年4月30日才对外披露,不论是控股股东南京第一农药集团有限公司还是上市公司红太阳,也不论其中是否存在主观的故意,都难逃被追究责任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4月30日《关于控股股东所持公司股份新增轮候冻结的公告》显示,南京第一农药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红太阳股份新增轮候冻结,本次涉及股份259604031股,占大股东所持股份的97.52%,占总股本的44.70%。《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发现,南京第一农药集团有限公司累计被轮候冻结的股份已经占其所持股份的4.2倍。

如此情况下,即便控股股东表示争取将剩余的占用资金(2019年年末余额29.17亿元,截至2020年4月29日余额12.56亿元)归还,即在《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公告的2020年5月28日时间点前归还,以控股股东目前的经营情况,还是有很大不确定性的。

.特别提示.

《红周刊》全程跟踪报道格力电器(000651,股吧)2019年度业绩说明会

格力电器2019年度网上业绩说明会将于今天(14日)下午15:00~17:00召开,对投资者普遍关注的问题进行重点沟通,备受关注的公司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确认出席。《红周刊》记者将进行全程跟踪报道,详情敬请关注今日晚间《证券市场红周刊》公众号(ID:hzkstock)更新内容。

(责任编辑:娄在霞 HN151)

看全文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